一秒记住【天籁小说网 www.tlxsw.net】,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难怪考生们愤愤不平。

    他们非但和之前压来的病人一样,上身赤条条的未着寸缕,双臂还被反剪着绑在背后。

    因是刚刚被过了病气,那鬼指都在皮肉里含而未露,这一个个白斩鸡似的,又被衙役拿着套马杆呼喝驱赶。

    如此羞辱,让自诩人中才俊的考生们,又怎能忍受得了?

    更何况其中还不乏官宦子弟。

    一时直闹的沸反盈天。

    锦衣卫们连哄带吓,却似泥牛入海一般,完全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被喷个狗血淋头。

    王守业见状,不由暗骂顺天府无耻至极,竟把这一群大爷送来,打不得、骂不得、又不好拿来试药的,不纯粹是恶心人么?

    “王百户。”

    这时沈百户见手下人压不住场子,就悄没声的寻了过来,向王守业请示道“这几个秀才该怎么处置?”

    “先晾着吧,等他们骂够了再说。”

    王守业说着,又催促赵奎等人继续进行测试——只要能找出驱邪治病的法子,那些秀才自然也就不是麻烦了。

    可谁承想他懒得理会那些秀才,那些秀才却兀自不肯消停。

    眼见马彪端了碗黑狗血,命某个病妇饮用涂抹,一个秀才突然越众而出,将那碗黑狗血踢出丈许远,直泼了马彪满鞋。

    “哎!你特娘想干什么?!”

    “你……你干嘛?”

    马彪气的破口大骂,病妇也沿着胸口,不满的怒视那秀才。

    那秀才却将脖颈一扬,义正言辞的道“大丈夫死则死矣,却绝不能任尔等宵小羞辱!”

    哪个要羞辱你了?

    平白无故被说成是宵小,王守业无语的往前迎了两步,正待反唇相讥,却突然发现这秀才有些眼熟。

    仔细一打量,却不正是那日街上,大骂徐阶的‘熙载兄’么?

    见是他,王守业心下的火气倒小了些,和气的解释道“这位秀才莫要误会,我们这是在驱邪治病,并非存心要羞辱谁。”

    “驱邪治病?”

    那‘熙载兄’却显然没能认出王守业,横眉冷目道“假托驱邪治病为名,暴敛横财、女的淫僧恶道,我倒是见过几个,不想你一个堂堂朝廷命官,竟也是这般胡言乱语,当真是可笑、可怜、可叹!”

    啧~

    自己这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主儿,都已经抛弃无神论了,不曾想反倒在封建社会里,撞见个不信鬼神的书生。

    王守业无语道“既然你认为这‘勾魂鬼手’与邪气无关,那依你之见,这病究竟是因何而起?”

    就见这‘熙载兄’摇头道“我张国彦并非医者,焉知其病理。”

    嘿~

    合着他是只管挑毛病,旁的一概不理!

    王守业气的直想发笑,再不愿和这厮多费唇舌,径自转身走进暖阁,打开了封印着舍利的书匣,然后回到门外,扬声道“你既然不信邪,那就到这门前来走一遭试试。”

    张国彦倒也真是个愣头青,听王守业这般说,立刻迈开步子向暖阁行来。

    “慢着!”

    这时王守业倒又生出些恻隐之心来,提醒道“你要是感觉到异样,就不要再往前走了。”

    张国彦斜了他一眼,依旧从容不迫的上了台阶。

    眼见离着那房门还有两步远,他脚步才猛地一顿,脸上也显出了异样之色。

    “如何?”

    王守业在一旁冷笑道“你……”

    谁知还不等把话说完,那张国彦又迈开步子,走到了那门槛前。

    霎时间,就见他脖颈、额头青筋暴起,原本还算周正的五官,也变得纠结而狰狞,显然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王守业见状,正待上前把他拉扯回来,却不想张国彦却忽然身形一矮,盘腿坐到了地上,口中还念念有词。

    初时细不可闻,王守业还以为是在送念佛经;后来声音渐大,才知是孟子的名篇《梁惠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异明156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异明156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