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天籁小说网 www.tlxsw.net】,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帆,咱们赶紧开了吧。”大锚也想赶快把这个棺材打开。

    冯自立就显得谨慎的多,他说“我看这个棺材有些奇怪,以防万一,还是在旁边点一支蜡烛吧。”

    “蜡烛?还有这种讲究?”大锚又问我“咱们不都是点香吗?点蜡烛是什么意思?”

    “在中国,盗墓兴起少有千年;往多了算有坟冢的时候就有了盗墓这行,年代更是久远,演变出的门派也多不胜数,这点蜡烛想必就是冯大哥的手段。”我说。

    “没错,看来杨兄弟果然有些见识,这点蜡烛名曰鬼吹灯,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如果蜡烛熄灭,咱们就得赶快走!不然就有生命危险。”冯自立说。

    “你祖上又是哪门哪派啊?”郑奎问。

    “说出来你们肯定知道。”冯自立忽然像变了一个人——话多了起来。

    “别卖关子了,你祖上到底是谁?”王大也问。

    “我祖上就是大名鼎鼎的——‘摸金校尉’!”冯自立一脸骄傲。

    “哈哈……就知道你在吹,摸金校尉只是一种盗墓职业,又怎么成了你家祖上了?”郑奎笑道。

    “是一种职业没错,但我们都这么称呼,摸金校尉就是我们的祖师爷。”冯自立满脸骄傲,像是他家出了个大学生一样。

    “我看你也就是个野路子,看你拿的那蜡烛,就是小卖部里一角钱一根的,能有什么神奇之处?也不弄个好一点的道具。”郑奎把这件事当成了笑话,在黑暗密闭的古墓中成了他放松的话茬。

    至于冯自立是不是什么摸金校尉的后人,这点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家伙的水分比较多,也有可能是散落乡间的一支?这些不重要,我接着说“那就点上吧,有总比没有好。”

    说来也奇怪冯自立的蜡烛怎么也点不着,不是火打不着,就是蜡烛芯太潮,总之来回试了几次最终没有点着。

    “还摸金校尉那,蜡烛都点不着,真是笑死人了。”郑奎笑着说。

    其实郑奎并没有贬低谁的意思,他可能真的觉得好笑,或者性子直,话虽然难听,但确实是冯自立没有点着。

    “他妈的真是邪门了,我看着棺材一定有问题。”冯自立说。

    “不管有没有问题,总的打开吧?不然上去之后怎么跟方总交代?难道要说下面有口棺材很邪性,所以大伙就上来了?”郑奎说。

    “要我说,最烦人的就是这上面流下来的水,等会要是开棺,肯定会溅咱们一身水,这古墓又冷又潮湿,衣服贴在身上,肯定不好受。”卫图强又说“下面也就咱们哥几个,而且看起来都是实在人,我就是说跟你们说了吧其实我就是平常喜欢去山上或者哪里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以挖,至于大墓我可一次都没下过,只不过方老板给的钱多而且很着急,我就过来了——反正他也不知道。”

    看来我猜的没错,然后我说“大家手里不是有铁撬吗?一人一个角,剩下两个人在一边,万一里面真有什么东西,赶快做出响应。”

    “我看这主意可行,那咱就赶快动手吧?!”郑奎说完掏出铁撬,然后又说“我站在旁边给你们守着。”

    “切!”卫图强鄙视的瞄了他一眼。

    “大锚你在这边看着,你俩一人一边。其他三人跟我一起撬。”我说完点着了五根香。

    “杨兄弟,你这又是什么讲究?”冯自立问。

    “我这个跟你那‘鬼吹灯’差不多,也是观察凶吉的。”我说。

    “还是香靠谱,一点就着。”冯自立自叹道。

    “这墓穴潮湿,点不着蜡烛也是自然,不必多想,还是开棺吧。”我说。

    我们四个人一起用力,然而这口棺材就像是千斤的大铁疙瘩,怎么撬也撬不开,不仅如此,就连“插针”的缝都很小。

    “这棺材是德国货吧?做工怎么这么精细?”王大说。

    “什么意思?你是说咱门做的东西就没有外国人的好?”大锚说。

    “也不是这个意思,我以前在一家德国工厂当过保安,人家的机器精密度,还有做工真的很好。”王大又说“再说,我只是调侃一下,支持国货,从你我做起嘛……”王大也笑着开起了玩笑。

    “都扯得什么啊?还是赶快想办法开棺吧!”冯自立说。

    我们四人再次一起用力,过了十几分钟后,棺材盖才出了一道细细的缝,而此时我已经有些累。

    “这棺材盖上不会躺着人吧?这也太难开了吧?”王大抱怨道。

    “这棺材要是打不开,咱们怎么给方总交代啊?”郑奎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深海日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深渡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渡渔并收藏深海日志最新章节